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下文学 > 其他 > 灵境行者 > 第四十六章 和组织做生意

灵境行者 第四十六章 和组织做生意

作者:卖报小郎君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09-24 08:07:10 来源:言情小说
提示:若标题与内容不符,左下方点击“换源”,切换其它源即可解决。

浏一览一器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章一节一显一示一不一全一请一退一出一浏一览一器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后一看一全一文。

-----------------

离开比尔先生的住所,张元清径直走向楼下的白色轿车,拉开副驾驶的位置,钻了进去。

"队长,我是送你去傅家湾呢,还是你家"

司机是个戴银色大耳环,画着烟熏妆,穿着露肩T恤的性感女郎。"回别墅吧。"

张元清想了想,说道。

他已经打电话向小姨报过平安,至于外公外婆那边,他的说辞是——在关雅家住几天。外公外婆听了都很高兴,老两口辛苦奋斗一辈子,有车有房不愁养老,最愁的就是下一代和下下代的婚姻问题。过去几年里,忍辱负重的养着三条单身狗,到了结婚的年纪也不谈对象,满脸写着"原来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现在总算有一条单身狗开窍了,知道交女朋友了,外公外婆都很欣慰,大力支持。"好的!"女王缓踩油门,车子轻快平缓的驶出公寓。她双手把着方向盘,漫不经心的语气道

"队长,听关雅说,你的格斗术精进很快?嗯,正好我也有段时间没练体术了,以后一起训练?"怎么不找关雅?"张元清随口回应。“我想找对练,不想挨揍。”女王撇撇嘴。

她的格斗技巧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不然无法胜任小队队长一职,只是由于水鬼在身体素质方面加成不大.就没有深耕格斗术。

前阵子陪谢灵熙纵情声色,把松海好玩的地方过了一遍,现在该回归正常状态了。

没准关雅正愁没机会揍你呢,说不定她还会把谢灵照骗过去揍……张元清心里腹诽,"有空再说吧。他敷衍了一句,靠着椅背,任凭思绪发散∶

先把欠傅青阳的钱还了,本天尊铁骨铮铮,岂能事事受人恩惠,虽然他给的很多...

这几天的目标就是苦练破煞符,归还伏魔杵之前,一定要掌控制符技巧,以后破煞符就是伏魔杵的平替……

傅青阳应该正在开会,不知道组织有没有办法逮住纯阳掌教,估计不会有特别好的办法,邪恶职业都那么难抓,不受道德值约束的古代修行者只会更难……

如果不能揪出他,那就要想办法阻止他吃人,尽可能的延缓他恢复的速度.等到车子驶入傅家湾,张元清灵光一闪,心说破煞符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吗。

纯阳掌教过于虚弱,强缓的元神还被伏魔杵”净化“了,普通人能为他提供的养分有限,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只能一边吞噬凡人的灵体,一边寻找超凡境的灵境行者。

只要给太一门的夜游神,每人发一张破煞符,纯阳掌教就傻眼了,他只能去找幻术师,而幻术师作为邪恶职业,更会节。这不就能延缓纯阳掌教的恢复速度嘛。

而且我还能趁机发一笔横财。但这样恐怕会过度消耗伏魔杵的力量,让娘娘的半数阳魄处在虚弱状态……张元清想了想,决定等三天后再召唤一次老梆子,询问她的意见。

——老梆子每次降低后,需隔三天才能重返现实;"嗯,先找傅青阳问问,如果组织不需要破煞符呢。会议桌边的长老们,齐刷刷看向这位新晋的年轻长老。傅青阳目光平静,环顾一圈,字正腔圆说道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金辉市古墓事件后续。有些长老还不知道金辉市古墓事件的具体情况,我简单说一下,”几天前,考古工作者们在金辉市挖掘出一座古墓,从墓中运出一具青铜雕塑,金辉市的大雾事件,就是因它而起。

"根据抗城分部的几位执事与元始天尊的调查,确认那是开具阴物傀儡,由古代修行者炼制,他们发现,那些古墓是宋代仙门纯阳教的封庵

地。

于是汇报了杭城分部,由高峰长老带队探索古墓,他们释放了封印在古墓中的怨灵,并将其消灭。""所以呢!"红发青年皱眉道∶"就这点事,不足以召开十老会议吧。"身为日游神的赵长老,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微变。

众长老将目光投向了参与本次会议的高峰长老。

穿着陈旧的登山服的高峰长老,微微颔首,作为当事人的他,接过了话题∶

”诸位,那怨灵自称纯阳掌教,因天地灵力稀薄,嫡传弟子为冲击日游神境界,妄图攫取他的日之神力,于是勾结邪道中人欺师灭祖,将他封在古墓中。

”真假不得而知,但他确实不是善类,被我当场击杀。但傅青阳今早与我通话,说纯阳掌教未死,极可能夺舍了在场的执事。”我亲自核查了一遍,杭城分部的三位执事未被夺舍,倒是当时古墓外负责警戒的一名治安员,昨晚暴毙在家!"所以我认同他的话,纯阳掌教未死。"

听到这里,不需要多做解释。在场的长老们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脸色陡然凝重。

一位古代日游神,心术不正,不受道德值约束,一旦让他恢复实力,必定在现实世界里掀起惊涛骇浪。甚至,他们这些长老也有危险,同级别的情况下,灵境行者在现实里是斗不过古代修行者的。

道德值是悬在当代灵境行者头上的一把刀,而古代修行者为了赢,可以没有下限,却不受道德值约束.赵长老神色最急切,双手撑在桌面,道∶

日"有没有更详细的情报,我要知道他的具体手段、等级,越详细越好。'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帝鸿邀请太一门参加十老会议,因为该事件中,太一门的夜游神最危险。傅青阳缓声道

“日游神,兼修幻术师技能,具体等级未知,此人当初为祸四方,出入主宰境的弟子率领教众围剿,纯阳教因此没落。”赵长老脸色愈发凝重,沉声道∶“我知道了。”这时,红发青年问道∶

“那个纯阳掌教不是已经逃了吗,傅青阳,你从哪里得来的情报,知道的比老高还多。”

这正是大家好奇的,急躁的火师有一次充当了大家的问话筒,除了大长老帝鸿,桌边的八位长老都将目光投向傅青阳。

"元始天尊汇报的。"傅青阳如同没有感情的播报工具

"纯阳掌教的嫡传弟子,正是杀灵隧道副本,三道山的那位山神娘娘,她与元始天尊一直有联系。昨夜他将此事传达给了三道山娘娘,从她那里获得了反馈。’

又是元始天尊……会议桌两边都沉默了。

"真有意思,这小子虽然是个圣者,但一个月里,我们因为他开了两次十老会。"一位成熟丰腴的女长老摇头失笑。"这正说明元始天尊不凡,我最担心的是他等级越高越平庸,超凡阶段展现出天赋,很难代表以后。"一位白虎兵众的长老说道∶我们当年,哪个不是天才?”

"是她…"而几个观看过杀戮副本的长老,恍然大悟。狗长老沉吟道!

"那位娘娘性情孤傲,不好相处,但就我所知,她还算正派,从山神庙的记载中不难看出,确实有造福一方的慈心。个他的话,等于为情报的可靠性背书。帝鸿长老开口了

"情报的真实性不用怀疑,我已经托赵家家主卜过卦,卦卦大凶,会议结束后,赵长老也可根据这些已知的信息观星,自会得到启示"本次会议的目的,是讨论如何应对这位纯阳掌教。这位大长老一开口,会议桌边立刻安静下来大长老帝鸿继续说道∶

”高峰长老,你把石棺里的那具骸骨运到京城,交给太一门,看能不能让赵长老借此获得启示,我会让赵家家主去一趟京城,尝试占卜。”纯阳掌教想了解灵境行者的情报,就一定会猎杀低等级行者,让松海、散装省、江南省的员工多加防备,遇到柴击,立刻上报。”

“傅青阳,你通知元始天尊,让他有机会再联络一次那位山神娘娘,咨询她的意见。”

“即日起,成立一个缉拿小组,由高峰长老负责,各分部配合,赵长老,纯阳掌教是日游神,你们太一门需要安排一位长老配合高峰长老。"

一门需要安排一位长老配合高峰长老。”他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任务。

等帝鸿长老说完,一位脸色苍白,黑眼圈浓重的年轻女性说道∶"大长老,我有一个问题!

”大家都知道,幻术师或许不是邪恶职业里战力最强的,但绝对是最狡猾最难抓的。纯阳掌教算半个幻术师。"要抓他很难,而且,他是日游神,众所周知,太阴象征隐秘,占卜和观星未必能找到他。拖的时间一久,必成大惹,我们是不是应该有各用计划”

大长老帝鸿缓缓点头∶“有理那么,病娇长老,你有什么想法。黑眼圈浓重的女性,脸色略显尴尬,道∶

"大长老,我强调过很多次,公开场合称我病长老就行,不要喊我的全称,年轻时不懂事,乱取网名,我现在后悔死了。”狗长老含笑道∶

"病长老,你想想元始关尊都不觉得羞耻,心里是不是好过一些?"病娇长老深吸一口气,说∶

"古代修行者的特殊我不强调了,纯阳掌教想恢复修为,夜游神和幻术师是最危险的,如果我们能尽可能的保住低等级夜游神,就能切断他的资源。”

红发青年摸着下巴,想了几秒,大惊道∶"这个思路厉害,病娇长老果然聪明!"

……黑眼圈浓重的女长老,不悦的瞥他一眼。然而,其他长老却没有笑容,而是皱起眉头。帝鸿长老沉吟道∶

"对付怨灵,自然需要夜游神出手,赵长老,你觉得呢!赵长老沉声道∶

要符合病长老的要求,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是批量制造Y封灵符',对付怨灵有奇效。但纯阳掌教不是一般怨灵,效果恐怕不会太理想。

更进一步,则需要将日之神力制作成消耗品,太一门中有几件主宰道具可以制作圣水,但产量有限,无法满足门中的底层夜游神。”

说白了加就是高层次的力量无法在底层普及,要把主宰级的日之神力普及到底层,办法其实不多。主宰级的力量是很珍贵的;如果能量产的话,夜游神们早人手一份了。

而且过度消耗道具的力量,会让道具陷入虚弱期,乃至降低品质,毕竟能量是守恒的。

赵长老又道∶"孙长老倒是在副本中学了一种符氯的制作方法,叫阳炎符,主宰级符篆,相当于日游神的全力—击。但这种强大符第更不可能普及,对制作的力量消耗极大,孙长老又不是生产队的驴百花会的女长老无奈道∶

不如先召回各大分部的夜游神吧,就当给他们放个假。”

狗长老叹了口气,发表意见∶不失为一个办法。"这时,傅青阳抬了抬手,道∶

大长老,我需要闭麦片刻!如此重大的会议上提出闭麦,想来是有什么大事。帝鸿长老颔首答应。

书房旁的小厅里,傅青阳望着发短信说有重要的事汇报的心腹下屑,沉声道∶间。”“这是我第一次参与十老会议,给你一分钟时候

如果让脾气温和的大长老帝鸿知道他中途退场是为了接见下属,大概会气的坐飞机来松海打他。"老大,我想和组织做一笔生意。"张元清说。

这是很重要的事?傅青阳面皮抽了一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纵容元始天尊了,以至于侍宠而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